语池子

这儿是池子,啊噜噜~( ̄▽ ̄~)(~ ̄▽ ̄)~同人文写手一个~~

【文野BG/男神X你/宰/中】早安(^O^)!

这篇是小可爱点的文!😊码完啦! @アオイ

第一次码第二人称的文≥﹏≤。。


太宰治



当清晨的阳光偷偷的从窗帘缝里钻进来的时候,你极其不情愿的抬手揉了揉涂了胶水似眼睛,然后抿了抿流出口水的嘴角。

“噗~”一声极不合时宜的轻笑在你的耳边响起。

“嗯。。好困。。。”你费力的将眼皮撑开一条缝,却正好对上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早安,小姐~”

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你的额头上就被烙下一个吻。

“昨晚睡得还好吗?”此时此刻正侧身躺在你身边的人伸手揽住你的腰,笑眯眯的问道。

“嗯。。。”你撒娇似的往他怀里钻了钻,“不想起床。。。”

他无声的笑了笑,挑起你的下巴就是一个舌吻:“既然小姐不想起床的话,那就是想和我重温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喽~”

听此,本来困到不能自已的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我我我起!我起床!”

一大早就这么激情四射你可吃不消。

但还是晚了一步。

某人一翻就把你压在了身下。

“唉呀,小姐你在慌张什么呀?刚刚的只是很普通的早安吻呀~”

“那你的手到底在摸唔——”



中原中也



“喂,丫头,起床了。”一大清早,中原中也准时准点的围着围裙拿着锅铲来叫你起床。

“嗯。。。”你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翻了个身接着睡,丝毫没有要理会自家那位先生的意思。

“唉,”他叹了口气,俯在你耳旁,低声说道,“再不起来的话,上班就要迟到了哟。”

温热的气息伴着富有磁性的嗓音笼罩在你的耳畔,有点痒。

你把身子翻了回去,睁开朦胧的睡眼与那双近在咫尺的蓝色双眸对视。

“噗。”那双眼睛的主人看着你迷迷糊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中也。。别笑。。”你从被窝里抽出一只手来,有些懊恼的捏住了对面的那张脸。

中也温柔的把你的手从他的脸上拿下,在你的唇上烙下一吻。

“早安,我的丫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粉破百啦😱😱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超开心😁
所、以,我决定:米娜桑来点文吧!!😆😆
什么类型的都可以的!!
但是。。因为我现在学习比较紧,而且学校的放假时间隔很长,一般是一个月一放,而且就放两天。。所以大家如果有想点的文的话,先留在评论里,我会一篇一篇认真码的≥﹏≤,虽然时间上要等比较久。。

总之,真的超开心超谢谢米娜桑啊😘😘😝😝

【文野BG/原创女主/中也cp】骚年你这么好的天分为毛不去搞基啊?!

好久不发文了。。。这篇,大概应该可能貌似乎是个糖?其实也不能算?啊啊啊啊我总是写这种界线不明的东东。。。😑😑
呆会儿把十六发上去(也可能发不上去。。别打我。。(இдஇ; )😭)
近期学习好紧。。下次放假大概是五个星期以后了。。😭😭😭

番外二
关于扫墓

“欸?中原请了今天上午半天的假?”我一脸惊讶的看着告诉我这个消息的红叶大姐。
“嗯,是的哟。”红叶大姐笑着点了点头,“中也不在,白酱今天上午可以偷半天的懒了呢。”
“欸嘿嘿,大姐真了解我啊~”
“呵呵,毕竟中也平时总是压榨白酱啊。”
“呜呜,大姐这么关心我真感动。。。不过,他为什么要请假?”
“嗯。。大概是去扫墓了吧。”
“扫墓?”

于是乎,正大光明偷懒的我一身轻松的在横滨的大街小巷乱逛。
啊~今天的阳光好美丽~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一边哼着歌一边溜达,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海边。
啊,不错啊,这风景。
阳光点在泛着粼粼银光的水面上,欧鸟自在的从水面划过,岸边成荫的绿树与万里的晴空相映。虽然不像海滨沙滩那样的让人欢悦,但也不失惬意。
没想到横滨也有这样自然的地方啊。我四下里张望了一番。
不经意间,我瞄到了台阶下方排列整齐的墓碑。
这里是。。墓园?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个地方这么安静。
我顺着台阶往下走,边走边用目光寻找着某位据说是来扫墓的干部。
啊,找到了。
中原中也此时正出神的盯着眼前的墓碑,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
“哟,今天上午翘班就是为了来这里啊。”我突然从他身后出现。
“哦,啊,小野。”他惊了一下,回了神,“你来干什么?”
“趁着上司不再出来偷懒啊。”
他出了一口气:“没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别到这儿来烦我。”然后又把头扭了回去。
“欸~这么绝情啊~”
我在他身边站定,和他一起盯着墓碑。他也没再撵我,任由我在他旁边站着。
我们两个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谁都没有再说话。
“家人还是同伴?”我首先打破了沉默。
“同伴。”
“一个?”
“六个。”
“是吗。。”
“。。。”
“。。为什么会死?”
“战争,六年前的龙头之战。那是港黑死伤最多的一次战役。”
啊,龙头之战,我有所耳闻。据说那场战役是由一个男人——涩泽龙彦挑起来的。当时,异能者们死伤惨重。
“如果,我当时能早点到就好了。”中原开口道。
“是吗。。。”
这个家伙到是比我想像中的要重情义啊。
“呼,”他长出了一口气,“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死了。”
“是呢。”我随口附和着。
“话说回来,喂,小野,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扫墓呢。”
“嗯,因为没有墓可扫。”
“没有?”他有些惊讶。
“对啊,师傅活得好好的,你让我去扫谁的墓?难不成是你的?欸~原来我面前的中原中也不是人而是鬼啊,好可怕欸~”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说,你都不去看看你故去的亲友们吗?”
“我没有亲友啊。”
“呃。。?”
“唉呀,因为我是贫民窟的孤儿嘛,除了养我到四岁然后就扔了我,以至于我都忘记她的脸的老太太以外,在我十五岁碰到师傅之前,我和任何人都没什么交情。就算后来金盆洗手了,我也只是和师傅呆在一起。所以,我其实不太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体会过类似的感觉。”
“哦,这样啊。。。”中原转回头去。
“啊,但是现在走了哟,一条战线上的同伴。”
“是吗,那恭喜你啊。”
“嗯。”
完全不知道同伴死去是什么感觉,十五岁以前,我的身边没有任何人。
完全无法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以后,也不想理解。准确的说,我永远也不想理解这种心情。
“。。。”
“。。。”
“喂,中原,”我开口喊他,“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要过来给我扫墓啊。”
他没说话,也没有转头,但我看到他的身体抖了一下。
下一秒,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摁住我的头使劲揉搓。
“瞎说什么呢。我不会让你死的。扫墓什么的麻烦死了。”
我抬起被他揉乱的脑袋,定定的望着他坚定的侧脸。
我笑了:“也是,说不定到时候就是我给你扫墓呢。毕竟姐姐我的人品值比某人高的不是一点半点呢~”
“切。”他一转身,“好了快回去吧。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和我说她是出来偷懒来着?是不是呀,小、野、白?!”
“啊哈哈。。。”
“还不快点给我回去工作?!小心我烧了你的珍藏版本子!!”
“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中原中也你大爷的!!

“啊对了,中原,忘了告诉你个事儿。”
“什么?”
“就是,我也不喜欢扫墓。”




呜啊。。。看了一堆太太们的文,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没发看了。。。总之,先膜拜再说😯😯😯ฅ(*°ω°*ฅ)*

【芥敦/敦镜/有一点芥镜】镜花的芥敦抓包现场

#ooc!!#纯脑洞!

此时的敦正一脸懵逼的盯着倒在自家门口前的巨大黑色物体,然后不可置信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
在确定这一切不是幻觉后,他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惊号:
“芥川???!!!!!”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十分钟之前。
敦正在独自开心的走在回家的大路上。
在这个如此美好的冬天里,他得到了明天休假一天的许可。
为了庆祝放假和犒劳一下辛苦工作了三个月(其实都是在是在做某个不好好工作而去自杀的大麻烦的工作)的敦敦,镜花决定亲自下厨,做一顿大餐。
于是镜花就在十字路口与敦分别,一个人去了菜市场。
一边体味着幸福感一边幻想着美味大餐的敦就这么一蹦一跳的来到了楼梯口。
丝毫没有危机感的敦敦哼着歌上了楼,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事态的严重性。
然而,当他看到带着罗生门和一身并不重要但好像是造成眼前的这个人晕倒的罪魁祸首的小伤的黑老芥时,小曲儿怎么也哼不起来了。
于是乎,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在进行了五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心地善良的敦敦还是决定把这位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装晕的游击队队长抬进家去。
毕竟死在这就不好玩了。
把芥川搬进家后,敦把他在榻榻米上安置好,然后去拿了医药箱。
为了避免罗生门突然发威,敦并没有脱下芥川的大衣。他用剪刀小心翼翼的裁开芥川伤口周围的衣服,然后十分细心的帮他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子撒在敦的身上。他的脸一边映在流淌的夕晖里,另一半边则影在稍显昏暗的背光处。光影比正好,自然又柔和。
如此之赏心悦目、夺人心神的美丽画面当然没有被正眯着眼偷看的人错过。他将这一切收尽眼底,在心底满意的笑了。
在给芥川处理完伤口之后,敦收拾好医药箱,正欲起身将箱子放回原处,哪知芥川突然坐起,一把拉住敦的手把他拽到了自己怀里。
“人虎,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听到这话的敦敦表示十分震惊。
脸皮厚也要有个限度啊!
“那我现在这个被强行抱住并且还被头还被摁在某人胸口上的姿势是什么啊?!”敦敦内心习惯性的吐槽。
明明就是你自己图谋不轨还乱找理由嘛!
然而芥川可没闲着。他抚在敦后背上的那只手顺势就沿着敦的脊椎骨往下滑。
迟一拍反应过来的敦一把推开芥川:“呜哇!是、是你想干什么啊好吧!!”
“在下什么也没想,并且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醒来时才发现已经在这儿了。”芥川起身单腿跪在榻榻米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鬼才信你!!”敦想。
“既然你不说,那在下也只能用强硬的手段了。”芥川捂着嘴咳了一下,“罗生门。”
“等——”
敦还没说完,罗生门就已经从一个十分心机的角度攻了过来。
为了躲避这下攻击,敦只能向前一跳。而这一跳,正应了芥川的算计。
芥川向前一挪,伸手就把冲着自己扑过来的敦在空中翻了个面,然后前胸贴后背的把他抱在了自己怀里。
然后,芥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找准位置,隔着裤裆一把抓住敦敦的老二揉了两把。
“啊!!!!!!”敦的脸瞬间冒气爆炸。
然后就开始在八爪鱼似的某芥怀里疯狂踢蹬。
“芥芥芥芥芥川!!!你个变变变态!!!快快快快放开我!!”敦羞的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拒绝。”芥川秒回,并把敦扑倒在地。

【您好,您的好友 芥•地咚狂魔•川 已上线】

当然,小老虎可是不会就这么屈服的。他用十分具有反抗性的眼神盯着面前那张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写满了明显意味的脸。
然而芥川在这档儿也没有闲着,伸手就去掀敦的衬衫。虽然掀到一半就被成功的阻挡下来了,但芥川也不是省油的灯,转手就去拽敦的衣领。
敦敦一虎爪子就拍在了离自己有些过分近的脸上,玩命的想推开他。芥川则一边抵着虎爪子,一边努力的想把身下的人剥光。

“咚——”门口突然传来物体落地的声音。
两人停下动作寻声一看,只见镜花一脸惊愕的现在掉了满地的蔬菜中间。
“欸?镜花酱??!这个不是唔——”敦急忙向镜花解释,但话刚说了一半就被芥川拿手捂回去了。
“镜花,你来做什么?”芥川冷冷的盯着屋门口的人。“你不该来这儿的。”
“这是我的台词。你来我家干什么?”镜花毫不示弱。
“你家?这么说,你们两个住在一起?同居?”芥川十分敏锐的抓到了重点。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用不到你来管。放开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哼。”芥川冷笑了一声,提起敦的脸就朝着嘴唇亲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吻让敦敦纯洁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冲击。
而看到这一切的镜花内心犹如有上万匹神奇生物呼啸而过。
“夜叉白雪!!!”
“罗生门!!”
二人不由分说的开打。
“镜花!再怎么说在下也是你的老师!你现在这可是大不敬!!”
“少废话!!哪有老师和学生抢男人的??!”
“人虎本来就是在下的!是你不应该不尊重老师!!”
“你就尊重学生的选择了吗??!!”
&#$@。。。。(此处省略争吵上万字)

二人打的挺欢,可看着家具什物一件件被毁的敦敦一点也不欢。
但是真正郁闷的是,敦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让那两个人冷静下来。
于是,万般无奈之下,敦拿出手机拨出了太宰先生的号码。
电话拨通之后,敦为了防止某人的长篇大废话,便简明扼要的说明了现在的状况然后摁下了挂断。
屋内现状惨不忍睹。敦就在暂时安全的门外祈祷着太宰的到来。
然而不靠谱的某个绷带浪费装置却在敦敦的房子被拆的差不多的时候姗姗来迟。
看着一脸怒气+怨气+心累的敦,太宰表示十分同情。
不过太宰不愧是太宰,在看准两个人打斗时额头离得很近的一个瞬间冲了出去。
“师生之间要和平相处哟~”
太宰在把手抚在两人头上的瞬间一把抓住两人的头发,然后把两人的头使劲往中间一撞并且发动了异能。
伴随着一声撞击的闷响,两人双双扑街。
话音未落,完活收工,全过程如同流水般顺畅,堪称妙绝!!
敦敦看得目瞪口呆。
呵呵,姜还是老的辣。

为了防止芥川醒来后因看到太宰而发疯,敦十分“优雅”的将工作上的老前辈“请”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打扫房间了啊。。。
敦想着,叹了一口气。但无论如何,先得把眼前一大一小两摊收拾好才行。
于是敦找了一个受战火波及较小的地方,把镜花和芥川安置在了那儿。

古话说的好:“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昏迷的二人在过了不久之后同时从温暖的被窝里醒来,一跃而出。
二人对视一眼。
“罗——”
“夜——”
然而话未说完就遭到了来自愤怒虎敦的鸡毛掸子暴击。
“你们两个是还嫌家里不够乱吗?!!给我找这么多麻烦很好玩吗??!!给我到外面罚站去!!”
【您好,您的好友 中岛•妈妈气息浓厚•敦 已上线】
随后,二人就被拎着衣服领子扔到了门外。
师徒二人一时无法接受被罚了的现实而在寒风中呆立着。
当然,刀子嘴豆腐心一时傲娇的敦敦还不忘扔了两床被子和两个枕头出来。
“给我好好反省!!到了点我自然会叫你们回去!”
“好的妈妈亲。”二人异口同声。
于是二人便老老实实的裹着被子抱着枕头乖乖喝西北风。
“人虎是我的,你放弃吧。。阿嚏!”
“不,他是我的,你个虐待狂。阿嚏!”

然而,辛苦等待的二人冻了一夜也没有等到敦来叫他们回去。
究其原因是敦敦已经在收拾屋子时累的睡着了。
当敦敦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忘了把两人叫回来。于是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急急忙忙的准备开门。
殊不知,在外面等待他的,是被遗忘了一晚的愤怒师徒二人的雪球攻击。

唔啊,这次码了好多😝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老黄的画!
第一张超帅气!!😝

侵删,禁止盗图!
算是搬运

老黄的画!
是原创!猫老爷的一家😄😄
超萌的\(//∇//)\!!

侵删,禁止盗图!
算是搬运

老黄的画!

侵删,禁止盗图!
算是搬运

还是老黄的画!

侵删,禁止盗图!
算是搬运

老黄的画!
是一对小情人!!😄

侵删,禁止盗图!
算是搬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