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池子——开学拖稿期(╥ω╥`)

这儿是池子,啊噜噜~( ̄▽ ̄~)(~ ̄▽ ̄)~同人文写手一个~~

我灰常愉快地打算把这个月的文拖到下个月。。。。(〜 ̄▽ ̄)〜


【文野BG/原创女主/中也cp】骚年你这么好的天分为毛不去搞基啊?!

我。。我来了。。。(码文码到死。。(╥ω╥`)  )

赶上了。。


(十七)

港黑特有的昏红色灯光与漆黑的墙壁相映,整个楼道里弥漫着诡异的压迫感。

这肯定不是普通员工呆的地方。

唉,想想自己每天都要像鬼屋工作人员一样工作就好心累。。。

突然,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在某个角落里正在蠕动的黑影。

黑色的外皮,扁平的脑袋,闪着寒光的三角眼——

“妈呀——有鳄鱼!!!”

“鳄鱼你个鬼啊!这是黑蜥蜴!!”在鳄鱼的后方,一个带着些许怨气与怒气的声音随着我的大叫传来。

“真是的,大吼大叫的还没有见识,扰了我的清闲。”

呃啊,这是来了一个。。鼻子上贴着创可贴的红毛不良少年?

“。。。你不觉得这话打脸么?”虽然说我大叫但你的声音也不小啊喂。

“怎么?”他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找干?没见过你的脸啊,新人么?”

说着,他把手伸向腰部。

“我是新人这倒没错。”但也不要因为这个所以理所当然的找茬好吗??!!

呜啊,港黑这都是什么人啊,起床气?!

虽说如此,我还是警惕的压低了身子,慢慢的在腿上蓄力。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可是女孩子超准的直觉!!

“正好,让小爷来教教你港黑的规矩!”他抽出一把手枪。

啊啊啊啊第六感什么的在预测这种霉运上真是准到我想死啊。。。

但,既然你要动手,那我也没办法了啊。



“住手!”

我们刚要开打,另一个成年男性的声音传来。伴随着这个声音的还有从我们俩中间穿过的子弹。

“立原,不准对上司无理!”

上司?

我寻声看去,只见一位灰发长者一边收起手枪一边向我们走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忍者装束的少。。。呃,少年?啊,性别不明暂定为男好了。。

“老爷子!”被唤作立原的少年见状收起了动作。

灰发长者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朝我微微鞠一躬,道:“十分抱歉,小野小姐,让您受惊了。立原做事有些鲁莽,还请您多多包涵。”

“啊,这个没事的,不用向我道歉。”说实在,让这么一位素不相识的老前辈因为他人的行为给我道歉,反而让我怪过意不去的。

但,对着刚见面的“上司”开枪,真的应该是一个办事各方面周到完美的长者做的事情么?

“谢谢您。”他直起身来,掏出手机,调出一个截屏图然后竖到了立原的眼前。“这是信息部刚发来的消息。中原先生的新秘书——就是这位小野白小姐,也就是我们的上司。”

“欸~~~”立原扫了两眼屏幕,“新上司啊。刚一来就任这么高的官。虽然我不怀疑森老大的眼光,但还是让人起疑啊。还不会,有水分吧?”

立原别有用心的盯住我的脸。

“立原,不准胡闹!”灰发长者厉声呵斥。

“嘛~我不就开了个玩笑么,不要那么认真啊,老爷子。”立原虽然打着哈哈,但依旧紧盯着我的脸。

喂喂,这可是典型的找茬啊。这小子还真是闲的蛋疼。等我先了解一下局势,再好好的和你“切磋切磋”,哼!

我甩了一记眼镖过去。

“咳咳。”我装作一本正经的咳了两声,“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请问你们是?”

“啊,忘记自我介绍,让您见笑了。”灰发长者再次欠了欠身,“我们是港口黑手党武动部的黑蜥蜴,老夫是广津柳浪。

“这位是立原道造。”他比了比身边的橙发小哥。

“这位是银。”他又比了比身上的忍者少年。

广津老爷子把他手底下的人介绍了一个遍,然后将视线转向了我。

呜啊。。这意思是要轮到我了么。。既然你们的手机上都有我的基本信息了,那还要我再说一遍有何意义啊。。

我内心长叹一声,为了礼节,为了形象,拼了!!

我努力挑起一个标准业务式微笑“您好,我是小野白,异能力者,现任中原干部的秘书。新人初来乍到,礼数多有不周,还望老前辈海涵。”

“哪里哪里,您言重了。”

他闭了下眼,顿了顿首,说道:“如您所见,港口黑手党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地方。虽然方才立原所言多有冒犯,但也属于正常反应。港口黑手党是一个实力至上的地方,大家都#$&•••”

他说着说着,我就注意到了他的手,伸向了刚才放枪的地方。立原把原本就在手中的枪握的更紧了。广津身后的银也微微摆出了蓄势待发的姿势。

喂喂,你们这是要。。。

“多多少少都会不太承认比自己弱的人,我们黑蜥蜴也不例外。”

所以?

“我们是不会承认实力比我们弱的上司啊。”

话音未落广津猛地抽出手枪就是一发。

我闪身避开。但还未站稳,银的刀便迎面而来。

我本能的想向两边避闪,但立原的子弹呼啸而过。

怪不得敢对我开枪啊,原来是因为这个。

港黑还真不是吃素的。

但很不巧啊,我也不是。

我在银的刀几乎已经贴到我的面门之时猛地向下一闪,然后从立原子弹的右下方穿过。

因为我的突然消失而突然惊讶的银受到惯性向前冲。我趁机撂倒了他。右腿猛地发力便瞬间闪到了他的背后,一把扳过他的手臂使劲反拧在了背后。

银被我死死地压在了地上。

哼,你们让我不清闲,我也不能让你们舒服!

“啊!”银吃痛的喊了一声。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声音!!!!!分明就是一个可爱娇小妹子的声音啊啊啊啊啊!!!

我的个亲妈啊,银居然是女孩子!!!!

但,来不及我惊讶这一世纪性大发现,两把手枪已经抵上了我的后脑勺。

“把手举起来。”

“。。啊——真是的!!”我一面叹着气,一面缓缓的举起双手站起身来。两把手枪始终随着我的头的移动而移动。“唉,你们都好厉害欸,”

但在完全站起来的那一刻,我以眨眼间不见人影的速度蹲了下去,瞬间从怀中取出一把短刀,一把斩断了还怔在空中的两把手枪。

“可是,我更厉害。”


唔。。大概是自我介绍?

(其实我只是想玩一下顶置。。心虚。。。)

咳咳,(假装一本正经的)

         这里是同人文写手语池子,欢迎来玩٩(๑^o^๑)۶ 

  呃,称呼的话不用太拘谨,池子就好

      如诸位所见,高二狗一只,学业超忙。。学校一月一放假(有的时候一个多月一放(┯_┯)),开学期更新的会很慢。。。但放大假的时候就会疯狂更新了!相信我!!| ू•ૅω•́)ᵎᵎᵎ

       爱好的话,超喜欢二次元和文学!!(尤其是文学研究一类的,通过自己的思考去揣摩前人的思想、心态、感受、时期,去研究什么的超有意思(>ω<)。。好像说多了。。。)

  主吃文野!!文豪野犬我的爱!!!喜欢新旧双黑,中安,中芥,织芥,社乱,芥樋,双首领!!小银是女神!!o(≧v≦)oBLBG都没问题的!!

   有很多脑洞!!

  目前有一部正在连载的有原创女主的中也cp的BG向小说,平时也会码芥敦/社乱和奇奇怪怪的脑洞。。。

   还喜欢第五人格,杀戮的天使,一人之下,银魂(此处省略几万字。。太多了,说不过来。。)

   总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文野BG/原创女主/中也cp】骚年你这么好的天分为毛不去搞基啊?!

#是糖欸!是糖欸!超甜的!!!(难得发糖)

#这篇是用第三人称写的!!第一次用第三人称写骚年系列的文!!!(≧▽≦)

这篇不是昨天说的十七章!!十七章真的会发!!相信我。。。

番外三

冬天到了,横滨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寒冷干燥。

“啊————”白趴在桌子上十分不满的嚎叫了一番。

“真是的,为什么我又要加班啊?可恶,中原中也这个大混蛋啊啊啊啊啊!!!小银,我好伤心,要抱抱。。。。”

银哈哈着抱了抱和小孩子一样耍脾气的白。

“嘛,这也怨不得中原先生啊,谁让小白你请了两天假。”

“我也不想请啊,谁让他。。他。。”白说到这儿,老脸一红,“唉,都怪我上了贼床啊。。”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一定要把他的酒全都藏起来然后自己偷偷喝掉,不能就这么放纵他!我要让他看看我小野白的厉害吧啦吧啦。。。”

那样的话你会死的更惨吧。。银一边在心底吐着槽一边嚼着满嘴的狗粮。

“欸,小白,说起来中原先生去哪了?他不陪着你么?”

“啊?他啊,还没到点就不知道死到哪里鬼混去了嘶————疼!”白突然一下子捂住了嘴。

银有点惊慌:“小白你怎么了?”

白缓缓的把手放下,银看到了印在白嘴唇上细小的血丝。

“嘴唇干裂了么?”银关心道。

“嗯。。又裂开了,好疼嘤嘤。。。”白伸手摸了摸,“但是如果美丽可爱的小银姑娘肯给我笑一个的话就不疼了~”

还未等银开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先传入了白的耳朵:“又在这儿勾搭小姑娘啊,小心芥川找你报抢妹之仇哟。”

“哦呦~是中原大干部来了欸~~”白不正经的咧嘴笑了一下,但随即又捂着被扯到的嘴唇倒抽气。

银很相识的离开,顺便关好了门。

“啧。”中原中也快步走上前,“我看看。”

他弯下腰,挑起白的下巴,用修长的手指轻触了一下白的嘴唇。

“疼么?”

“不疼的话我是你妈!”

中原中也瞬间被噎住。

半响,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傻子无脑白!”然后一口吻了下去。

中也轻轻的舔着白的嘴唇,上面有属于她的独特的血的味道。

铁分子的味道并不是十分好,但与某个日常脱线撩妹子看肌肉其实超级不禁撩的人的舌混在一起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风味呢。

一吻毕。

中原中也直起身来看着靠在自己身上低的很低的脑袋。

不用想也知道某白要羞死了。

天天动不动就撩别人但自己被撩却这么扛不住啊。有时候比我还要害羞呢。

中原暗自在心底想着。

他伸手揉了揉那一大坨长长的黑毛。

“现在嘴唇好点没?”

“嗯。”怀里人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

也只有这个时候能老实点了。

“白,”中原从衣兜里摸出了什么,塞到了白的手里,“拿着这个。”

“。。这个是。。”白抬起了头。

一只小巧的唇膏。

“给你买的牌子好一些的,所以偶尔误食了也没事。”

现在轮到中原中也不好意思了。他把头撇过去,故意不看那双星星眼。

“那就是说,如果想吃糖了。。。”

“不可以!!!这个东西不是专门用来吃的!而且味道也不好!!”

他顿了一下,俯身在白的耳旁说道:“想吃糖的话,主动来吻我啊。”


到冬天了,天气转冷,大家要注意保湿啊,不要把手和嘴唇冻裂(尤其是北方的娃子们)

呜呜。。。嘴唇干裂是亲身经历啊。。超疼的,尤其我还特别爱笑,每次笑都会扯动裂开的地方

然后朋友就会特别无奈的一把把卫生纸糊在我嘴上

“池子你别笑了,一嘴血好瘆人。。”

然而只能自己舔伤口

学校里的廉价唇膏据说很不好用

我从来没买过

就算买了也没时间用(╥ω╥`) 

华北平原上冷风吹过。。。

【文野BG/原创女主/中也cp】骚年你这么好的天分为毛不去搞基啊喂?!

感觉隔了这么久才更好愧疚(╥ω╥`) 

内心抑郁不能语。。


(十六)

“嗳,中原,没记错的话我的办公室是有独立门的吧?”我努力装出很正经的样子,向他问道。

“啊,是有这么一回事。”他摸了摸下巴。“怎么了?”

我朝他一摊手,十分阳光的笑了一下:“钥匙。”

“哦,你等下。”说着,他就去他的衣兜里翻找。

“啊,有了。”他从兜里提出来一个小钥匙,朝我递过来。

我满心欢喜的去抓那把钥匙。谁知,在我的手将要碰触到它的瞬间,中原中也却又把他提走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刚才笑的那么恶心。”说完他还撇了撇嘴。

“明明是某人婆婆妈妈的想太多了好吗?小心提早长皱纹~”

“切,拿去。”他把钥匙颠了一下,顺手抛给了我。

哼哼,拿到钥匙!第一阶段完成!!接下来是第二阶段——想法子弄走中原中也!

“中原,你还有工作要做的,对吧?”

“你瞎说什么呢,”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你就是我的工作,你的事情我还没处理完呢。新人果然就是新人啊,只会给前辈添麻烦呢。”

你丫的中原中也!!!!

呵,我小野白大人今天为了我的计划就暂且先忍辱负重,不和你计较了!!

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明智的人是不会在意这些无用的细节的!等着姐姐我回山吸足天地之灵气纳够万物之精华,十年之后重出江湖,咱依旧是一条好、汉!!!

“中原大干部~中原大干部~”我边笑边往中原身上蹭,“不就剩下一点点其他的小事了吗,这种事情给负责的部门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么,对吧?”

他立刻跳开一步,和我保持安全距离:“去去去,离我远点,我反胃。”

“唉呀~打个电话这种小事就用不劳烦您亲自费心啦~我自己来就好啦~”我笑的像一朵热带雨林里盛开的大王花。

“果然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吧?”

“矮油~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能有什么计划呀。”我故作心累的一摊手,“我只是想趁机转转港黑,顺便给某个不务正业的长官腾出点时间干活,省得日后他的小秘书累死在办公桌上。”

听到这话后,中原把头一扭:“小野你——欸?等等,你干嘛!?”

我没等中原中也把话说完,就摁开了身边正好停在一楼的电梯,然后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我帮他摁好楼层,站在电梯门外冲他挥挥手道:“要好好工作哟,干部大人~”

看着中原中也懵逼的脸随着电梯门的关闭消失在我眼前之后,我心情大好的顺着之前来的路摸进了值班室。

第二阶段完成!计划通!!

如果打电话的时候有中原中也在旁边,或是他打,那只能一本正经的说正事。但如果他不在。。。嘻嘻,我就可以让他们帮我收拾办公室了啊哈哈哈!!

哼,你以为我真的会那么老老实实的让你压榨么?我可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

一般的值班室都会有各个部门及人员的电话,果然,我轻而易举的在桌子上找到了电话薄。

我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半分钟后,一切搞定!

接下来。。就是转转港黑了。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港口黑手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明明是一个地下组织,势力范围却遍及全国,内部井井有条,各方面能力都绝对是这个社会的一大支柱。

据说港口黑手党曾经也没落过,但在森鸥外上任之后就又重振旗鼓。森鸥外的确功不可没,但整体都能十分迅速的调整过来,想必下属们也是有拿手绝活的吧。

看来不简单的不止森鸥外一个啊。。

真有意思。


等等等。。。做人不带这么打脸的吧??!!

为什么上一秒还在内心os装逼过程中,下一秒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啊!!!

我还真是在“转”港黑啊哈哈。。。呃。。嗯。。话说,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充斥着诡异的红光的地方是哪儿啊啊啊啊啊!!!!!


下一话正在狂码中!!保证这次返校前更上!!

Please    believe    me。。。(ಥ_ಥ)


池子的温馨提示:下一话黑蜥蜴出场!!\^O^/😉


【芥敦】惊喜

呜啊!!!我回来啦啊啊啊啊啊😆😆😆😆


今天难得的下班早。


一轮夕阳挂在远天,几只大雁鸣叫着从天空中划过,向着南方拍翅而去。


芥川龙之介站在港口黑手党的大楼前,抬头望着天空。


啊啊,今天早点回去给人虎一个惊喜吧。


芥川想着,抬腿向家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表情啊,看到我这么早回家。说不定他会说“呜啊~~超难得啊,居然这么早就回家!今天是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啊,这么说起来,今天是我们恋爱四周年纪念日呢。


芥川四下张望着,走进了路边的一家花店。


店里播放着柔和的音乐。


“请问您要什么?”店员小姐笑着迎了上去。


“我想给我的恋人买一束花。”


“啊,这样的话,玫瑰怎么样?”


“不了,我想要一束百合和菊花。”


“呃,百。。百合和菊花?”店员小姐笑的有些勉强,“那个,先生,请问这是您的恋人特别喜欢的吗?总感觉送这个。。呃,恕我直言,有点不吉利。。”


“他啊,”芥川想到这,不禁弯起嘴角,“是一个内心如百合一样纯净,笑容如金色菊花一般灿烂的人。”


“啊,原来如此。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您包好。”


付过钱后,芥川捧着花出了店门。


天色还早。


嗯,接下来去买点什么他爱吃的吧。


啊,对了,新开的那家店里的茶泡饭不错,他也爱吃,就去那买吧。


芥川一边想着,一在街上缓步走着。


大街两旁的屏幕上时不时便会出现有关一年前的今天所发生的大战的新闻。


今天是大战纪念日呢。


有关那场战争的事情在芥川的脑子里晃了晃便又消失了。


还是快点回家去陪陪他吧,他一个人在家里会寂寞的。


想到这,芥川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当芥川心满意足的从小店出来之后,太阳已经下沉了一半了。


他看到这些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呢,肯定会十分惊喜吧。说不定会激动的抱住我,大喊“龙之介我最喜欢你了!!”


啊,说不定他还会亲我一下?


不管怎么样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吧。这就足够了。


想着想着,芥川来到了家门口。


他轻轻的打开门。


并没有想象中的拥抱,家里静静的。


芥川笑了一下。


啊,我忘了他还在睡啊。


他换过鞋,轻轻的推开里屋关着的门,悄声走到正中央那口黑色的棺材旁。


里面的人此时此刻正熟熟的睡在百合丛里。


芥川俯下身,抚着他的脸,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敦,”他轻声唤着,“我今天回家这么早,是不是很惊喜?


“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是你最喜欢的茶泡饭,还有和你很配的花束。


“你还记得吗,今天是我们恋爱四周年纪念日呢,不想睁开眼睛看看吗?


“。。。。


“。。。。


“。。。。


“。。。求你了,再起来看我一眼吧。。。”



大家是被甜到了还是被噎到了?


【文野BG/男神X你/宰/中】早安(^O^)!

这篇是小可爱点的文!😊码完啦! @アオイ

第一次码第二人称的文≥﹏≤。。


太宰治



当清晨的阳光偷偷的从窗帘缝里钻进来的时候,你极其不情愿的抬手揉了揉涂了胶水似眼睛,然后抿了抿流出口水的嘴角。

“噗~”一声极不合时宜的轻笑在你的耳边响起。

“嗯。。好困。。。”你费力的将眼皮撑开一条缝,却正好对上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早安,小姐~”

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你的额头上就被烙下一个吻。

“昨晚睡得还好吗?”此时此刻正侧身躺在你身边的人伸手揽住你的腰,笑眯眯的问道。

“嗯。。。”你撒娇似的往他怀里钻了钻,“不想起床。。。”

他无声的笑了笑,挑起你的下巴就是一个舌吻:“既然小姐不想起床的话,那就是想和我重温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喽~”

听此,本来困到不能自已的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我我我起!我起床!”

一大早就这么激情四射你可吃不消。

但还是晚了一步。

某人一翻就把你压在了身下。

“唉呀,小姐你在慌张什么呀?刚刚的只是很普通的早安吻呀~”

“那你的手到底在摸唔——”



中原中也



“喂,丫头,起床了。”一大清早,中原中也准时准点的围着围裙拿着锅铲来叫你起床。

“嗯。。。”你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翻了个身接着睡,丝毫没有要理会自家那位先生的意思。

“唉,”他叹了口气,俯在你耳旁,低声说道,“再不起来的话,上班就要迟到了哟。”

温热的气息伴着富有磁性的嗓音笼罩在你的耳畔,有点痒。

你把身子翻了回去,睁开朦胧的睡眼与那双近在咫尺的蓝色双眸对视。

“噗。”那双眼睛的主人看着你迷迷糊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中也。。别笑。。”你从被窝里抽出一只手来,有些懊恼的捏住了对面的那张脸。

中也温柔的把你的手从他的脸上拿下,在你的唇上烙下一吻。

“早安,我的丫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粉破百啦😱😱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超开心😁
所、以,我决定:米娜桑来点文吧!!😆😆
什么类型的都可以的!!
但是。。因为我现在学习比较紧,而且学校的放假时间隔很长,一般是一个月一放,而且就放两天。。所以大家如果有想点的文的话,先留在评论里,我会一篇一篇认真码的≥﹏≤,虽然时间上要等比较久。。

总之,真的超开心超谢谢米娜桑啊😘😘😝😝

【文野BG/原创女主/中也cp】骚年你这么好的天分为毛不去搞基啊?!

好久不发文了。。。这篇,大概应该可能貌似乎是个糖?其实也不能算?啊啊啊啊我总是写这种界线不明的东东。。。😑😑
呆会儿把十六发上去(也可能发不上去。。别打我。。(இдஇ; )😭)
近期学习好紧。。下次放假大概是五个星期以后了。。😭😭😭

番外二
关于扫墓

“欸?中原请了今天上午半天的假?”我一脸惊讶的看着告诉我这个消息的红叶大姐。
“嗯,是的哟。”红叶大姐笑着点了点头,“中也不在,白酱今天上午可以偷半天的懒了呢。”
“欸嘿嘿,大姐真了解我啊~”
“呵呵,毕竟中也平时总是压榨白酱啊。”
“呜呜,大姐这么关心我真感动。。。不过,他为什么要请假?”
“嗯。。大概是去扫墓了吧。”
“扫墓?”

于是乎,正大光明偷懒的我一身轻松的在横滨的大街小巷乱逛。
啊~今天的阳光好美丽~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一边哼着歌一边溜达,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海边。
啊,不错啊,这风景。
阳光点在泛着粼粼银光的水面上,欧鸟自在的从水面划过,岸边成荫的绿树与万里的晴空相映。虽然不像海滨沙滩那样的让人欢悦,但也不失惬意。
没想到横滨也有这样自然的地方啊。我四下里张望了一番。
不经意间,我瞄到了台阶下方排列整齐的墓碑。
这里是。。墓园?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个地方这么安静。
我顺着台阶往下走,边走边用目光寻找着某位据说是来扫墓的干部。
啊,找到了。
中原中也此时正出神的盯着眼前的墓碑,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
“哟,今天上午翘班就是为了来这里啊。”我突然从他身后出现。
“哦,啊,小野。”他惊了一下,回了神,“你来干什么?”
“趁着上司不再出来偷懒啊。”
他出了一口气:“没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别到这儿来烦我。”然后又把头扭了回去。
“欸~这么绝情啊~”
我在他身边站定,和他一起盯着墓碑。他也没再撵我,任由我在他旁边站着。
我们两个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谁都没有再说话。
“家人还是同伴?”我首先打破了沉默。
“同伴。”
“一个?”
“六个。”
“是吗。。”
“。。。”
“。。为什么会死?”
“战争,六年前的龙头之战。那是港黑死伤最多的一次战役。”
啊,龙头之战,我有所耳闻。据说那场战役是由一个男人——涩泽龙彦挑起来的。当时,异能者们死伤惨重。
“如果,我当时能早点到就好了。”中原开口道。
“是吗。。。”
这个家伙到是比我想像中的要重情义啊。
“呼,”他长出了一口气,“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死了。”
“是呢。”我随口附和着。
“话说回来,喂,小野,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扫墓呢。”
“嗯,因为没有墓可扫。”
“没有?”他有些惊讶。
“对啊,师傅活得好好的,你让我去扫谁的墓?难不成是你的?欸~原来我面前的中原中也不是人而是鬼啊,好可怕欸~”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说,你都不去看看你故去的亲友们吗?”
“我没有亲友啊。”
“呃。。?”
“唉呀,因为我是贫民窟的孤儿嘛,除了养我到四岁然后就扔了我,以至于我都忘记她的脸的老太太以外,在我十五岁碰到师傅之前,我和任何人都没什么交情。就算后来金盆洗手了,我也只是和师傅呆在一起。所以,我其实不太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体会过类似的感觉。”
“哦,这样啊。。。”中原转回头去。
“啊,但是现在走了哟,一条战线上的同伴。”
“是吗,那恭喜你啊。”
“嗯。”
完全不知道同伴死去是什么感觉,十五岁以前,我的身边没有任何人。
完全无法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以后,也不想理解。准确的说,我永远也不想理解这种心情。
“。。。”
“。。。”
“喂,中原,”我开口喊他,“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要过来给我扫墓啊。”
他没说话,也没有转头,但我看到他的身体抖了一下。
下一秒,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摁住我的头使劲揉搓。
“瞎说什么呢。我不会让你死的。扫墓什么的麻烦死了。”
我抬起被他揉乱的脑袋,定定的望着他坚定的侧脸。
我笑了:“也是,说不定到时候就是我给你扫墓呢。毕竟姐姐我的人品值比某人高的不是一点半点呢~”
“切。”他一转身,“好了快回去吧。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和我说她是出来偷懒来着?是不是呀,小、野、白?!”
“啊哈哈。。。”
“还不快点给我回去工作?!小心我烧了你的珍藏版本子!!”
“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中原中也你大爷的!!

“啊对了,中原,忘了告诉你个事儿。”
“什么?”
“就是,我也不喜欢扫墓。”




呜啊。。。看了一堆太太们的文,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没发看了。。。总之,先膜拜再说😯😯😯ฅ(*°ω°*ฅ)*